像橱窗里的蜡像一样

  和其他印刷杂志一样,时尚杂志也得和互联网竞争。不过,这些杂志扩展了自己的力量,不再局限于做服装的行家。它们还是下面这些领域名副其实的来源:新闻(去浏览一下Refinery29网站上那些嵌入在自己时尚博客设计的事件巧妙的评论)、女性主义((Joanna Coles of Seventeen正在将杂志的焦点由原来的关注性别转为千禧一代最前沿的性话题上)和政治(在杂志领域,这个主题需要小心翼翼处理,但如今谈及行业先锋的最近事件还是受到欢迎,纵然有限)。

  说正经地,似乎在我看来,在这些作品中有这样一种致命的趋势,不再仔细研究个人特征,而是转变为一种非常愚蠢的类型,像橱窗里的蜡像一样。这是我们展现理想中的美最接近的方式了吗?

  1911年,《大西洋月刊》上一篇文章对高级女式时装进行了一番嘲讽,一个世纪过去了,如今时装已经从华丽服装发展成了我们这个时代强有力的一种声音。

  似乎在世纪之交的十年之后,有一位匿名作家有同样的感受。在1911年《大西洋月刊》的那篇文章中,她(这只是我个人的猜想,但我觉得这是个女性作家)表示很惊讶,因为她发现很多时尚模特脸上的表情往往都很忧郁哀伤,仿佛在茫然地凝望远方。

  在这本精品杂志中,留心观察一下重要时刻,他,这个男子——为了营造一种意大利庭院风格,他身处从The Ladies Own杂志角度研究的绿廊里,手肘弯曲得很得体,完美地呈现了《绅士午后穿着打扮》,这就在时尚复古风的第二页。而她,这个女子,帝皇风格打扮,没有丝毫褶皱,正凝视着他,面无表情,这才算是最佳不过。就其本性而言,这是非常有效的;然而,一个面临人生危机的男子,真的需要这么仔细地思考自己肩膀的线条吗?而她,在这个时刻(据The Ladies Own杂志所言,这是女性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刻),还要这么认真地倾斜自己的头部,以展现出帽子的下面部分吗?

  不过,这些争议对于介绍关于我们所生存的世界的严肃而真实的对话,作用显著。时尚杂志突出了常常被主流媒体忽略的社会问题,无论是世界各地母亲的工作条件还是女性与男性间奖惩条例。在很多方面,时尚杂志成为了推动21世纪女性主义进步的力量。虽然过去的那位作家看不起当时女性的茫然无助,这从她的杂志订阅可看出,但是如今的时尚杂志已经先前发展,以确保他们所面向的女性不仅仅是去服装店的衣架子,而是有个性、有勇气、有追求的人。

  从任何一个书报杂志架旁边走过,你都会发现架子上摆放着很多标志时尚的书籍,比如Vogue、Lucky、W和其他的。它们通常都装订成厚厚一册,上面有大量广告,图片比文字要多得多。翻开这些杂志,你会看到充满骨感的撅着嘴唇的模特,她们身穿价格高昂、漂亮奇特的戏服,不是普通的衣服。标题似乎无聊而浅显:都是本季度流行趋势预测、穿着独家设计礼服的名流介绍、最佳修身搭配的小贴士。

  时尚已经成为了一种现代的政治力量。它正通过今天的时尚杂志纸页间的文章和图片发挥着其作用。时尚杂志在很多方面并没有很大变化。看过1911年的故事之后,还有一种奇怪的现象延续着:时尚杂志仍然以姿态别扭的模特为特点,吹捧着哗众取宠的时尚。我们正身处这种媒体的黄金时代。

  但是时尚杂志还是有进步的。如今,它们可能像处理严肃的事件和当今社会问题那样来处理在玻璃橱窗展示的新系列羽毛褶边服装。

  在这篇文章出现以后,时尚变得越来越常见,人人都可时尚了。该文章拓宽了杂志的视野,让我们看到的不只是一个这样的社会:女孩们不惜金钱地想要成为追求“街头”、“normcore”、“basic”等风格的类型。虽然快速时尚备受争议,因为它主要是利用发展中国家的契约劳工来生产名牌服装,成本很低,但是可以说,它也使得时尚大众化了,因为它使得人们能够买得起那些原本昂贵的衣服,那些在一个世纪以前被匿名作家嘲讽的时尚杂志中的服装。

  时尚杂志仍然不够完善。美国作家贝蒂•弗莱顿(Betty Friedan)的《女性的奥秘》批评了编辑们称为“肤浅女人”的家庭主妇,她们的美丽心灵对当代政治不以为意。她们仍然很明显将焦点放在身形苗条的模特身上,注意力放在席卷美国高中的饮食失调流行病上,而可疑的照片引发了人们批评,因为照片显示几乎未成年的色情“高级艺术”。将女强人画成少女的画像、关注他们的饮食和美容方法也引起了批评。这是个经典的问题,昔日的匿名作家曾说:

  那么,放开落户对楼市会产生哪些影响?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表示,此次国家发改委公布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各地或将强化人才落户等相关政策,对购房需求影响较大。

  很明显,这个场景缺乏了情感,智慧以及人类的复杂之处,而作者也注意到了这点,因为她很愉快地将那本她那个时代的时尚杂志撕毁了。